<menuitem id="d9pdd"><dl id="d9pdd"><noframes id="d9pdd">
<cite id="d9pdd"></cite>
<var id="d9pdd"><video id="d9pdd"></video></var>
<cite id="d9pdd"><video id="d9pdd"><thead id="d9pdd"></thead></video></cite>
<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
<cite id="d9pdd"><video id="d9pdd"><menuitem id="d9pdd"></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9pdd"><dl id="d9pdd"></dl></menuitem>
<var id="d9pdd"><strike id="d9pdd"></strike></var>
<cite id="d9pdd"></cite><menuitem id="d9pdd"><strike id="d9pdd"></strike></menuitem><var id="d9pdd"></var><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

極簡生活,在倫敦

稿源: | 作者: 童言 日期: 2022-08-22

極簡主義(Minimalism)其實起源于藝術界,實質就是用最簡單的元素來呈現美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來自日本的室內裝修。后來,這個風潮外溢到生活方式,于是就有了生活方式上的簡潔主義(Minimalism lifestyle)。

客廳,Andrew自己打造的茶幾 圖/林建源

出發去倫敦前,朋友Andrew給我發來信息:“你來我這兒暫住很歡迎,但要做好心理準備哦,我現在過極簡主義生活。”他附上幾張公寓不同角度的照片,包括客廳、睡房、廚房,看上去素雅而簡單。

我早聽聞過極簡主義生活,無非就是一切從簡。作為旅行經驗還算豐富、自詡可以隨遇而安的我,心想這可難不倒我,權當是條件簡單的臨時旅館。只是這次旅行,我帶著十歲的孩子,不知道他會如何反應。但機票都訂了,就算孩子反悔也沒辦法。

我給Andrew回信息說,完全沒問題。為了配合即將到來的極簡主義生活,我甚至放下每次出行必帶的手提電腦,要是有工作需要處理,也只用手機有限的流量完成。

Andrew是我十年前在英國認識的馬來西亞華人朋友,當時我們在同一公司部門工作,因都會說粵語而成為朋友。我離開后,Andrew一直留在倫敦工作,從我們之前的公司跳槽后,他在一間牙科診所做市場。五年前他攢夠錢,在倫敦市郊購買了一套不到20平米的小公寓,一直居住到現在。

他的公寓離倫敦希思羅機場就兩站地鐵,我和孩子晚上10點多到達,出了地鐵站向左步行五分鐘即到。Andrew早就在公寓門口等我們,一進入他的公寓,小朋友便像小貓一樣好奇地到處參觀。

公寓和照片給我的印象一樣,只不過親臨其境,更感覺到里面的空氣因為缺少雜物而自由流通。無論是大家具還是小物件,全都維持最低配置,客廳放了一張沙發、一張茶幾,另有一張木桌和兩張木椅,正印證了極簡主義一詞里的拉丁語詞根,minimus,最小或最少。

睡房一角和Andrew的衣架,上面就是他所有的冬裝 圖/林建源

“除了沙發,這些家具都是我自己制造的。” Andrew自豪地說。

Andrew大學時的專業是藝術和家具設計,來倫敦后,他喜歡上木質家具,因此每周六他會參加一個木制工坊,全天在里面敲敲打打。他的家具制作不用釘,而用最傳統的榫卯工藝。我看到洗手間里放小件物的木質盒子,也是他親手打造的,無論從美觀還是實用角度,都能看出他的手藝不凡。當然,洗手間里的洗漱用品也一定要遵循極簡主義理念,我和Andrew開玩笑說,他的物品全都可以用“一件”作為量詞。

“除了廚房用具。”他搖搖頭說,有點無奈。本來他也希望只維持最基本的“一件”鍋碗瓢盆,只是有時候他要接待我這樣的訪客,所以餐具最好多保留幾套,全部從二手店淘來。至于其他我本以為必備的廚房用具,例如保鮮袋、飯盒,Andrew則用從超市采購時得到的食品包裝代替。來之前我其實有點發愁,因為需要裝一些手洗的貼身衣物,我本來想第二天到雜貨店買一個盒子,誰知道Andrew聽后從柜子里翻出一個回收塑料盒,一看就知道是超市裝過蘑菇的包裝。

“這個合適嗎?”

我馬上拿到洗手間試了試,嘿,還挺合適的!省下幾英鎊之余,我第一次發現,平時認為可以隨意購買的小物品,只要動點心思,絕對可以由回收物品代替。

Andrew公寓里的小角落 圖/林建源

孩子卻在一旁抗議起來,因為Andrew的公寓里沒有網絡。這個一出生就沉浸在網絡里的小男孩,沒有網絡就像沒有米飯和水,突然失去了方向。但他很快安靜下來,專心盯著公寓墻上的裝飾研究。那是Andrew的一些生活零碎感悟,他寫在不同顏色的便利貼上,并用自己制作的木質畫框框起來作為裝飾品。

那天晚上孩子因為太累,暫時放棄網絡睡覺去了。接下來的幾天行程,他雖然嚷嚷著要網絡,但我們每天在不同景點間暴走,他竟然也漸漸開始習慣。游戲癮上來時,他也樂意接受Andrew借給他的老式Gameboy游戲機。至于我,鑒于流量有限,每天留出固定半小時處理工作,反而比在家有網絡時東看西瞧效率更高。

晚上在家,小朋友看了又看墻上的便利貼,那些小感悟就是Andrew的人生故事,這時候則成了破冰話題,他和孩子馬上成了忘年交打成一片。等孩子睡著后,我和Andrew坐在沙發上,聽著他用了十年的收音機,就著小酒,聊很隨意的天。

Andrew公寓里的小角落 圖/林建源

“為什么要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呢?”我問。

Andrew馬上起身,從廚房里拿出照片給我看,可讓我嚇了一跳。那是前任主人居住時公寓的樣子:俗氣的鮮紅色地毯,雜亂而堆滿一地的物品。Andrew極其反感,大刀闊斧鏟除原來的所有裝修,重新換上米白色地毯,也將墻面和天花板刷成純凈的白色。Andrew說,極簡主義(Minimalism)其實起源于藝術界,實質就是用最簡單的元素來呈現美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來自日本的室內裝修。后來,這個風潮外溢到生活方式,于是就有了生活方式上的簡潔主義(Minimalism lifestyle)。

Andrew說,近年來,環保和可持續生活方式話題已頻繁出現在英國國內大小媒體。他經常讀到老牌媒體如《衛報》給讀者拋出來的關于可持續生活挑戰,有時是拒絕使用塑料產品一個月,有時則是只穿二手衣服三十天。我也注意到在倫敦街頭,選擇用自行車出行的人比十年前多了,共享自行車隨處可見。Andrew還說,疫情過后,許多英國人意識到以前隨意飛到一個地方玩幾天的旅行方式太不環保,現在他們更喜歡坐火車旅行,又或者選擇英國國內游。隨意打開任何一份當地報紙,“環保”“可持續”絕對是熱搜詞,我就看到一位當地知名廚師,在某免費報紙上介紹自己一家五口如何打造零廢棄的環保生活。

作為極簡主義生活的忠實擁護者,Andrew當然也履行到位。他每年只出游一趟,所有假期攢起來,只為了飛回馬來西亞看家人。他不接受住客的禮物,他說,要想表達謝意,還不如請他吃唐人街里的三文魚便當。過去一年,他夏天不做飯,冬天則不開暖氣,每月電費平均25鎊左右,要是開的話,起碼就得50英鎊了。

“那可如何保暖?”我實在驚訝,畢竟英國冬天還是有接近零度的時候。

“我喝冬陰功湯啊!”Andrew說,神情得意地亮出他的保暖秘訣,“一下班回來就熱來喝,全身馬上暖和。” 他說冬天客廳最冷,因此晚飯后他馬上洗熱水澡,泡杯熱茶就鉆進被窩。對于很多人,冬天是漫長的,從11月一直到次年2月。但對于Andrew,冬天在冬至那天就結束了,接下來的日子,每天的光照都在變長。

“多虧了極簡主義生活方式,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生活。”他說。

Andrew公寓里的小角落 圖/林建源

Andrew的生活方式也在影響著他的朋友們,也許他們還不能做到像他這樣徹底,但每周三天素食,或者只購買二手衣服物品,只要有意識地去給自己的生活做精簡,那也是身體力行地參與極簡主義生活。Andrew說,選擇這樣的生活后,自己內心變平靜了。以前二十多歲時,他絕對是派對動物,天天蒲夜店。現在公寓離市中心遠,來回兩小時,那還不如在自己的簡單小公寓里獨處。疫情居家隔離期間,他一次性囤了三星期的冰凍食品,享受每天拉得很長的時光。

幾天的倫敦之旅結束時,我請Andrew吃了他最喜歡的三文魚便當,感謝他給了我們如此特別的體驗,連小朋友也不好意思地承認,他竟然喜歡上這樣沒有網絡的日子。

飯間,我想起Andrew平時攢下來的電費水費煤氣費,欲作何用?

“我準備在馬來西亞買一間夠自己和家人住的房子,再有一片可以耕種的地。”他補充說,“帶著現代人的知識,回到生命的本質,簡單,純粹,難道不是我們人類最向往的生活嗎?”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總第725期
出版時間: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湖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