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d9pdd"><dl id="d9pdd"><noframes id="d9pdd">
<cite id="d9pdd"></cite>
<var id="d9pdd"><video id="d9pdd"></video></var>
<cite id="d9pdd"><video id="d9pdd"><thead id="d9pdd"></thead></video></cite>
<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
<cite id="d9pdd"><video id="d9pdd"><menuitem id="d9pdd"></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9pdd"><dl id="d9pdd"></dl></menuitem>
<var id="d9pdd"><strike id="d9pdd"></strike></var>
<cite id="d9pdd"></cite><menuitem id="d9pdd"><strike id="d9pdd"></strike></menuitem><var id="d9pdd"></var><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cite id="d9pdd"><strike id="d9pdd"><listing id="d9pdd"></listing></strike></cite>

2%的教練+98%的科學——蘇炳添王嘉男背后的田徑名帥蘭迪老爹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徐梅 日期: 2022-08-22

“我的基本理念是先訓練動作,然后再加強動作。在你開始強化它之前,先建立一個技術模型,否則運動員就只能依賴于力量”,“如果沒有訓練心理學和生物化學這些科學知識,你不可能創造一個全新的訓練體系,這是基本常識”。蘭迪·亨廷頓用這樣的理念幫助自己的中國弟子實現了他們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目標。

2021年全運會,蘇炳添奪得男子100米決賽金牌,教練蘭迪在場邊觀賽 圖/視覺中國

北京時間7月17日,2022田徑世錦賽男子跳遠決賽,中國選手王嘉男起跑、加速,飛身一躍,將自己和團隊所有的付出交付給決定命運的第六跳。

“他這最后一跳的動作、節奏、身體控制都非常棒,一氣呵成,”李金哲說自己當時心里冒出一聲感嘆,“這是非常完美的一跳啊,沒準兒可以拿冠軍了!”

李金哲是王嘉男的師兄,也是曾經的全國男子跳遠紀錄創造者,此次世錦賽他擔任轉播嘉賓。

王嘉男這一跳的落點在8米36!前五跳成績都無緣前三的他,憑借最后一跳躍身第一,奪得中國田徑史上首枚世錦賽跳遠金牌。這不僅是中國男子田賽項目的歷史性突破,也是亞洲人第一次贏得世錦賽跳遠冠軍。

王嘉男緊緊抱住外籍教練蘭迪·亨廷頓,李金哲也在直播間激動不已。對于“蘭迪老爹”(隊員們對亨廷頓教練的昵稱),李金哲有太深的了解,2013年蘭迪受邀來中國就是為了幫助他進一步提升。雖然自己最終沒能成為那個創造歷史的人,但李金哲由衷地感慨,“中國田徑應該感謝蘭迪教練!”

?

?

“怎么會有這么倔的老頭兒啊”

“感謝那么多的‘感謝’!”蘭迪說,作為一個教練,其實本沒有太多機會被人們關注,對于非職業化的田徑運動更是如此。如果不是因為機緣,他接手了百米飛人蘇炳添的訓練,僅僅作為一名跳遠外教,他很難獲得今天的關注度。

其實他來中國執教之前就已經被美國田徑協會(USATF)評為“大師級教練”,全美僅有五人獲此殊榮。

在他的指導下,邁克·鮑威爾和威利·班克斯分別創造了跳遠和三級跳遠的世界紀錄,其中鮑威爾在1991年世界錦標賽上跳出的8米95的世界紀錄,至今無人能打破。

“我的專長是身體控制和頂尖運動員運動能力的提高。”蘭迪從來不認為自己只能做跳遠教練。事實上,他自己一天跳遠都沒有練過,也沒有做優秀運動員的經歷,只在大學里打過籃球。

“一個優秀教練不是必須要有優秀運動員的經歷,優秀運動員懂得如何去發揮身體的能力,但他們不一定懂得背后的‘為什么’,而優秀教練必須知道的就是‘為什么’。”《中國體育報》記者周繼明曾專訪蘭迪,仔細解析了蘭迪作為教練的成長歷程。

蘭迪學習了包括前蘇聯和歐洲各種流派的訓練體系,并篤信科學訓練,“如果沒有訓練心理學和生物化學這些科學知識,你不可能創造一個全新的訓練體系,這是基本常識。”

從做教練之初,他就是一個“超級技術控”,通過各種監測系統,力求科學精準地把握運動員的身心和運動負荷。“我常說我是2%的教練,其余的98%來自科學。”

他為人謙和,但是在技術改進和制定訓練計劃上卻如鐵似鋼,不可搖動。李金哲最開始跟他訓練的時候,常常氣得跳腳,“怎么會有這么倔的老頭兒啊!”師徒二人交流的場面火爆到翻譯常常不能如實傳話,“這段我就不翻了哈!”

但直率桀驁的李金哲從不諱言“蘭迪真的是個好老頭兒”“沒人像他那么熱心”。

蘭迪來到中國之初的身份是“中國田徑隊跳遠組外教”,有報道稱他因為熱心、喜歡“管閑事”而獲得了執教蘇炳添以及女子中長跑的機會,這種說法完全是美好的臆測。

哪怕都在一個田徑場訓練、比賽,田賽(比高度比距離)和徑賽(比速度)也被視為區別甚大的兩個基礎大項。

頂級運動員是精英體育訓練體系里的核心資源,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這一點更是顯而易見。國家隊頂級運動員一般都有一個核心團隊,由主管教練協同技術教練、體能教練、科研團隊以及康復師等一起工作。

中國人口眾多,一位年輕教練總結說,我們各項目基本上就是“地方隊從普通人里選人才,國家隊從人才里選天才”。

過于依賴個人能力不僅使得國家隊所有資源圍繞個別名將,也造成項目水平很難有整體全面的突破提升,天才運動員興起則強盛一時,天才因年齡或傷病而隱退,則項目就跌入谷底。一些項目訓練方法不免流于粗放,很難超越教練員的固有經驗和運動員自身能力的瓶頸。

蘭迪一來就宣布,他不僅可以讓當時的“跳遠一哥”李金哲再上一層樓,隊內其他小伙子也都可以跳到8米30、8米40。“無數據,不田徑。”他說出來的這個數意味著中國跳遠有包攬世界大賽獎牌的水平,而2013年他來那會兒,隊內李金哲一枝獨秀,今天的世錦賽冠軍王嘉男當時還跳不到8米。

2015年世界田徑錦標賽在北京舉行,蘭迪帶的三個中國小伙子都闖入了決賽,過去只有美國田徑隊有這樣的實力。那屆世錦賽還沒過19歲生日的王嘉男以8米18獲得銅牌,實現了中國男子跳遠項目獎牌零的突破,中國選手高興龍、李金哲分獲得第四和第五名。

?

?

蘇炳添到底能跑多快?

最早看出蘭迪可以帶其他項目的也是李金哲,他那會兒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就說,“誰都來找他請教,他也總能解答,蘭迪其實適合做中國田徑隊總教練。”

2018年10月我采訪蘇炳添時,從他口中第一次聽說蘭迪的名字,我當時不知道他是鼎鼎有名的田徑名帥,還問了蘇炳添一個無知的問題,“苦練了那么久都沒有突破,一個跳遠教練來指點一下就發生了質變,這個好像有點讓人不太能接受啊?”

蘇炳添滿面春風地給我講述了蘭迪有多么神奇——

2017年10月我結的婚,剛結婚就不想要離家太遠,就打了報告說,我不隨隊去美國訓練了,隊里也很理解,同意了。

當時我的主管教練袁國強也帶隊去美國了,他把我交給跳遠項目的美國外教蘭迪。蘭迪2013年來中國帶跳遠隊,冬訓我就跟他練。說實話,我當時有傷,雖然還想繼續跑,積極治療,訓練上我也習慣了認真對待,不打醬油不偷懶不糊弄,但自己下一步到底該怎么練,怎樣才能突破,是否還能突破,我都不知道。對他,我就是尊敬、配合,但也完全沒有更多想法,那時候我對下一步沒有太多寄望,這是真實的想法。

技術上他幫我改了下擺臂和起跑。我當時的感覺是他的訓練計劃內容不多,練得不累。

我一直就是練得多嘛,練少了自己都不踏實,比如現在放大假,蘭迪說一點兒都不許練,身心都要完全放松,我其實歇兩天就坐不住了,總想著是不是應該跑一跑。他的理念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對他的信心是在實驗成功之后建立起來的。

2018年1月27日在德國柏林的室內60米決賽我就跑出了6秒55,算是一個很不錯的成績;2月3日我在德國卡爾斯魯厄預賽跑了6秒53,決賽6秒47,破了亞洲和全國紀錄,當時心里就感覺到很驚喜。

蘭迪沒有跟我一起去歐洲,他在電話里說他認為我可以跑到6秒45,結果三天后我真的就跑出了一個6秒43。

這個成績出來,他又說,“呃,你其實可以跑到6秒40。”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也想看看自己下一站還能多快,結果2月底就拿到總決賽冠軍,3月3日在英國伯明翰預復決三槍一槍比一槍快,6秒42,第一次拿到世錦賽亞軍。

從歐洲回來,蘇炳添表示想要跟著蘭迪繼續練,蘭迪這才成為他的主管教練。

所有人都在猜蘇炳添2018年能在室外百米上跑多快,“我自己也躍躍欲試,感覺自己可能會有突破,估算能跑到9秒95,從9秒99到9秒95,只有0.04秒,但是這對于我們來說,已經是很敢想的了。”

蘭迪告訴蘇炳添,“你今年肯定可以跑到9秒90!”蘇炳添一個勁兒搖頭,“沒有想到6月23日就在馬德里挑戰賽上跑出了9秒91,7月1日,在巴黎又跑出一次9秒91。”

再后來,大家都知道了。蘇炳添一路加速,在東京奧運會上跑出了9秒83!被封“蘇神”,舉國沸騰。但蘭迪一臉淡定,說這絕非他的極限。

“蘇炳添到底能跑多快?”有關負責人曾跟蘭迪一起開會,蘭迪說了一個驚人的數字,“我認為他理論上的極限是9秒78。”

此次世錦賽蘇炳添個人和接力都未能跑進決賽,蘭迪接受新華社記者現場采訪時仍然重申,盡管蘇炳添已經33歲,但年齡仍然不是他最致命的限制,“我仍然堅信,他能夠跑進9秒80!”

蘭迪說蘇炳添已經是世界上步頻最高的短跑選手,如果按照原有的規劃花兩年時間解決好擴大步幅這一技術問題,后半程實力比頂尖歐美選手薄弱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他甚至能跑進9秒75。”

雖然蘭迪已經不是中國田徑隊的全職教練,他也不再執教蘇炳添,但他對新華社記者說,“我曾告訴他,如果他需要幫助,我會隨時在這里接受咨詢。”

2021年8月1日,蘇炳添在東京奧運會男子100米半決賽中跑出9秒83,創造了新的亞洲紀錄 圖/新華社

?

?

?“意外?不!”

蘇炳添突破瓶頸的2018賽季,王嘉男也贏得了一個完美的2018年,只是相比于萬眾矚目的百米大戰,跳遠一直不是一個高光項目。

全國田徑冠軍賽暨雅加達亞運會選拔賽上,王嘉男跳出8.47米的成績,不僅追平了李金哲保持的男子跳遠全國紀錄,也無限接近于沙特人穆罕默德保持了12年的8.48米的亞洲紀錄。

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田徑男子跳遠決賽上,王嘉男跳出8米24,打破亞運會紀錄摘得金牌。但人們更多記得的是蘇炳添以9秒92的成績摘得雅加達亞運會百米金牌。

直到此次世錦賽奪冠,王嘉男才被更多人看見,他說,“我所有的技術都是蘭迪教的,助跑、空中技術、起跳都是他教的。比賽每一跳之間,他都會跟我強調助跑、節奏、精準度。”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是如此艱難,東京奧運會上蘇炳添一戰封神,王嘉男卻在預賽中出現意外,未能闖入決賽。他說自己在東京奧運會前也會跟教練吵架,“會跟蘭迪發一些小脾氣,但現在(備戰尤金世錦賽前)我告訴自己,他說什么我聽什么,我會跟著他的腳步走。”

蘭迪在王嘉男奪冠后發了一條推文,說做教練的心總是因著弟子大賽的成績而攪動。東京奧運會上他為蘇炳添跑進9秒83而興奮,為王嘉男惋惜。

而這一次尤金世錦賽,王嘉男八年前曾在這個體育場奪得世青賽冠軍,比賽前蘭迪對王嘉男說,“歡迎回家!沒人能在這個場地贏你!”

奪冠讓爺倆可以得意地宣告“我們在家門口沒輸”。然而比賽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蘭迪也感嘆蘇炳添這個賽季經歷了包括新冠在內的諸多艱難。

兩大弟子的成就讓人們驚呼蘭迪老爹的“點石成金”。“田徑場上沒有奇跡,一切都是目標和實現目標。”周繼明曾將蘭迪的這句話作為專訪文章的標題,他請蘭迪分享執教經歷中的趣事,蘭迪講了一個故事——1991年東京世錦賽比賽前兩天,一個朋友問鮑威爾他能跳多遠,鮑威爾隨手在紙上寫了個“8米95”,幾天后,這個數字成為了新的世界紀錄并保持至今。

尤金世錦賽上有記者問他對王嘉男奪冠是否感到意外?”蘭迪說:“意外?不,我覺得如果世錦賽在去年如期舉行的話,他的成績應該在8米40到8米50之間。預賽之后,我就告訴他,你能夠贏得冠軍,我知道他是現在中國男隊中最有希望贏得金牌的。”

2022年7月16日,美國尤金,田徑世錦賽男子跳遠決賽,王嘉男最后一跳8米36,奪得冠軍 圖/視覺中國

?

?

“蘭迪不敲打任何人”

蘇炳添突破瓶頸后,中國田徑的專家們一直保持著高度關注,時任中國田徑隊副總教練余維立詳細了解他的訓練和比賽安排,寫文章總結經驗。余維立接受采訪時曾說,“男子100米達到10秒20很難,千里挑一、萬里挑一,但從10秒20再提高更難,屬世界難題。”他贊嘆蘭迪執教后,蘇炳添取得的進步“非常不容易”,“其中經驗應好好總結。”

蘭迪已經68歲了,9年前來中國的時候,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里執教這么久,他是個好脾氣的教練,王嘉男說,“蘭迪不敲打任何人,他總是夸我這好那好,跟他訓練讓我對自己特別有自信。”

為了幫助自己的中國弟子“實現他們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目標”,蘭迪在東京奧運周期的兩年里沒有回家。東京奧運會后,他做好了回家的準備,把自己的物品都處理了。

人們驚喜地看到蘭迪出現在尤金海沃德田徑場的看臺上,昔日的翻譯王國杰在場地邊指導王嘉男。蘭迪最欣慰的莫過于自己影響到了像他這樣的一批年輕教練。

王國杰曾告訴周繼明自己給蘭迪做助手的五年學到了很多東西,很感激他。“我親眼看見他訓練完把80公斤的杠鈴放回架子上,沒有主教練干這種事的。他電腦里的資料就像是個百寶箱,他還一直在學習,他不保守,對別人也很開放、一點不保留。”

蘭迪說自己未來大部分時間都將在美國照顧年邁的母親。他告訴新華社記者,他還是會為中國運動員做遠程指導,其中最重要的目標,是幫助女子800米運動員王春雨備戰巴黎奧運會。東京奧運會上王春雨創造了這個項目的歷史,首次跑入決賽并獲得第五名,她第一時間感謝了蘭迪對她的幫助。

“她現在面臨非常難得的機會,我希望她能夠調整到大賽狀態,如果她有著和蘇炳添一樣的心態,她將贏得冠軍。”

2021年7月31日,王春雨在東京奧運會田徑比賽女子800米半決賽中 圖/新華社

?

第一次見到王春雨的時候,蘭迪彎下腰給她系鞋帶。在運動員面前,他永遠是一個大有能力的溫暖“老爹”。

在他的影響下,許多教練都開始使用訓練監測系統精準抓取運動員的最優訓練窗口,利用冠軍模型系統比對并優化改進技術動作。一位年輕的中國教練告訴我,“蘭迪最厲害的地方在于,他快七十歲了還是一個超級技術控,從不間斷地在學習,他可以自己配置科研團隊為我所用。而大多數中國教練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專項技術上,跟科研團隊的融合程度不高。”

但也有不同的聲音,一些人認為蘭迪的訓練模式和團隊搭建過于昂貴,難以普及。比如東京奧運會備戰期間,蘭迪的團隊中不僅有醫療師、體能師、營養師和科研人員,甚至還有生物力學專家。“12個人的復合團隊圍著蘇炳添,其中包括世界頂級的專家,這樣的配置用在高度職業化的項目上無可厚非,在田徑這樣的基礎項目里,這樣的高配是基層體系不敢想象的。”

蘭迪在一個演講分享中說自己過去每隔五到七年就回到初中去執教,拋開最頂級的技術配置,“因為你必須記住最基本的東西。”

最基礎的還是科學!

“我的基本理念是先訓練動作,然后再加強動作。在你開始強化它之前,先建立一個技術模型,否則運動員就只能依賴于力量。”

當他要告別的時候,記者總要問他,“下一個蘇炳添在哪兒?”“下一個王嘉男在哪兒?”

他說也許等到蘇炳添和王嘉男退役做教練的時候,中國田徑才有希望大面積地出現像他們一樣的人才。

在尤金接受新華社專訪時,他說出了對中國田徑的“臨別贈言”,這番話真誠到有些尖銳,會讓人想到他可真的是李金哲口中那個可愛的“倔老頭兒”:

“我覺得中國田協應該讓所有教練參加培訓,如果不經過課堂的培訓,就不發給他們證書。這是我的專業,我是認真的,我希望所有的教練必須是專業的。”

他希望中國的田徑教練能夠普遍地得到好的教育,“教育并不是鼓勵中國教練到美國學習,因為很多知識都擺在那里,并且全是中文的,只需要教練們去課堂上認真學習。”

參考資料:新華網王子江:《“王嘉男讓我想起1991年的鮑威爾”——專訪中國田協美籍教練蘭迪》;No1Sport第一體育周繼明:《田徑里沒有奇跡,只有目標和實現目標——專訪蘇炳添、王嘉男美國教練亨廷頓》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總第725期
出版時間: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湖北福彩网